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
 
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歷代海運文獻匯刊(全二十四冊)
 
 
分享到:
編  著  者 馬鴻雁 程仁桃 胡艷杰 定價 18000.00
責任編輯 史百艷(常規) ISBN 978-7-5013-6811-2
出版時間 2019-10-31 版次 B1
印刷時間 2019-10-31 印次 Y1
庫存提示 有書 規格 精裝,正16開,
叢  書  名  
所屬分類 史籍史料
中圖分類 F552.9
讀者對象 廣大讀者
相關下載 圖書文件下載(TXT)  目錄附件下載
 
購買數量    
 
圖書簡介[ 滾動 - 展開 ]  
 
《歷代海運文獻匯刊》一書將會收錄歷代海運方面的相關文獻,包括《海運漕糧案》《海運全圖》《重訂江蘇海運全案續編》《海運芻言》《海運詩編》等。作者將散落在國家圖書館、浙江圖書館、天津圖書館、北京師范大學圖書館等各地圖書館的零散的海運文獻匯集整理到一起。相信本書的出版,將會為相關領域的研究學者提供更全面的資料參考。
 
目錄[ 滾動 - 展開 ]  
 
第一冊
大元海運記二卷 (元)趙世延揭傒斯等纂修 (清)胡敬輯 民國四年(1915)上虞羅氏《雪堂叢刻》鉛印本 一
海運以遠就近則例之圖一卷 (元)佚名撰 明嘉靖(1522—1566)吳郡袁氏嘉趣堂刻《金聲玉振集·海道經》本 一一五
江浙行省興復海道漕運記一卷 (元)劉仁本撰 明嘉靖(1522—1566)吳郡袁氏嘉趣堂刻《金聲玉振集·海道經》本 一二七
元海運志一卷 (明)危素撰 民國九年(1920)上海涵芬樓影印《學海類編》本 一三七
海運編二卷 (明)崔旦撰 民國九年(1920)上海博古齋影印《借月山房匯鈔》本 一五三
海運圖說一卷 (明)鄭若曾撰 民國二十一年(1932)國學圖書館影印《鄭開陽雜著》本二〇七
海運詳考二卷 (明)王宗沐撰 明隆慶六年(1572)張大忠刻本 二二九

第二冊
海運新考三卷 (明)梁夢龍撰 民國三十年(1941)上海影印《玄覽堂叢書》本 一
海運說一卷 (明)華干龍撰 清道光十三年(1833)太倉東陵氏刻《婁東雜著》本 三一三
海運摘鈔八卷(卷一—二) (明)佚名輯 民國二十五年(1936)羅振玉輯《明季遼事叢刊》石印本 三二五

第三冊
海運摘鈔八卷(卷三—八) (明)佚名輯 民國二十五年(1936)羅振玉輯《明季遼事叢刊》石印本 一
海運芻言一卷 (清)施彥士撰 清刻本 五二一

第四冊
海運詩編不分卷 (清)陶澍輯 清道光(1821—1850)刻本 一
江蘇海運全案十二卷附道光丙戌海運記一卷(序、目錄、卷一—三) (清)賀長齡等纂輯清道光六年(1826)刻本 一四九

第五冊
江蘇海運全案十二卷附道光丙戌海運記一卷(卷四—八) (清)賀長齡等纂輯 清道光六年(1826)刻本 一

第六冊
江蘇海運全案十二卷附道光丙戌海運記一卷(卷九—十二、道光丙戌海運記一卷) (清)賀長齡等纂輯 清道光六年(1826)刻本 一

第七冊
浙江海運全案初編十卷續編四卷(序、目錄、卷一—四) (清)黃宗漢修 (清)椿壽等纂 清咸豐三至四年(1853—1854)浙江糧道庫刻本 一

第八冊
浙江海運全案初編十卷續編四卷(卷五—八) (清)黃宗漢修 (清)椿壽等纂 清咸豐三至四年(1853—1854)浙江糧道庫刻本 一

第九冊
浙江海運全案初編十卷續編四卷(卷九、十,續編卷一) (清)黃宗漢修 (清)椿壽等纂清咸豐三至四年(1853—1854)浙江糧道庫刻本 一

第十冊
浙江海運全案初編十卷續編四卷(續編卷二—四) (清)黃宗漢修 (清)椿壽等纂 清咸豐三至四年(1853—1854)浙江糧道庫刻本 一

第十一冊
浙江海運全案重編初編八卷續編四卷新編八卷(初編卷一—六) (清)馬新貽修 (清)蔣益灃等纂 清同治六年(1867)糧儲道庫刻本 一

第十二冊
浙江海運全案重編初編八卷續編四卷新編八卷(卷七、八,續編四卷) (清)馬新貽修 (清)蔣益灃等纂 清同治六年(1867)糧儲道庫刻本 一

第十三冊
浙江海運全案重編初編八卷續編四卷新編八卷(新編卷一—三) (清)馬新貽修 (清)蔣益灃等纂 清同治六年(1867)糧儲道庫刻本 一

第十四冊
浙江海運全案重編初編八卷續編四卷新編八卷(新編卷四—八) (清)馬新貽修 (清)蔣益灃等纂 清同治六年(1867)糧儲道庫刻本 一

第十五冊
海運紀略后編二卷 (清)姚濬昌編 清光緒十七年(1891)江西安福縣署刻本 一
重訂江蘇海運全案原編六卷續編八卷新編六卷(序、總目、卷一—三) (清)王毓藻輯 清光緒(1875—1908)刻本 九三

第十六冊
重訂江蘇海運全案原編六卷續編八卷新編六卷(卷四—六) (清)王毓藻輯 清光緒(1875—1908)刻本 一

第十七冊
重訂江蘇海運全案原編六卷續編八卷新編六卷(續編卷一—三) (清)王毓藻輯 清光緒(1875—1908)刻本 一

第十八冊
重訂江蘇海運全案原編六卷續編八卷新編六卷(續編卷四—六) (清)王毓藻輯 清光緒(1875—1908)刻本 一

第十九冊
重訂江蘇海運全案原編六卷續編八卷新編六卷(續編卷七、八,新編卷一、二) (清)王毓藻輯 清光緒(1875—1908)刻本 一

第二十冊
重訂江蘇海運全案原編六卷續編八卷新編六卷(新編卷三—六) (清)王毓藻輯 清光緒(1875—1908)刻本 一
海運紀事詩鈔一卷 (清)錢炘和輯 清咸豐四年(1854)錢炘和刻本 四五五

第二十一冊
戶部海運新案十卷海運續案六卷(卷一—四) (清)戶部修 清鈔本 一

第二十二冊
戶部海運新案十卷海運續案六卷(卷五—八) (清)戶部修 清鈔本 一

第二十三冊
戶部海運新案十卷海運續案六卷(卷九、十,續案卷一、二) (清)戶部修 清鈔本 一

第二十四冊
戶部海運新案十卷海運續案六卷(續案卷三—六) (清)戶部修 清鈔本 一
欽命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清檔:海運漕糧 (清)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編 清光緒(1875—1908)鈔本 五〇七
 
前言[ 滾動 - 展開 ]  
 
海運是中國古代經由海道運送漕糧等物資的運輸方式,與中國古代的漕運制度有關。《說文解字》:“漕,水轉轂也。一曰:人之所乘及船也。從水,曹聲。”段玉裁注:“按《史記索隱》作‘一云:車運曰轉,水運曰漕’十字,當從之。”因此,漕運主要是通過水道轉運漕糧,運往京師或其他指定地區。在運輸方式上,它包括河運和海運,水路不通之處則輔以陸運。
漕運始于秦漢之際。隋唐時期,隨著大運河的開通,漕糧主要通過運河調運。元代因隋唐大運河年久失修,開始發展海運。《元史·食貨志·海運》載:“元都于燕,去江南極遠,而百司庶府之繁,衛士編民之眾,無不仰給于江南。自丞相伯顔獻海運之言,而江南之糧分為春夏二運。蓋至于京師者一歲多至三百萬余石,民無挽輸之勞,國有儲蓄之富,豈非一代之良法歟。”至元十九年(1282),元世祖采納伯顔的建議,命上海總管羅璧、朱清、張瑄等造平底船六十艘,載糧四萬六千余石,由海道運往大都,因風信失時,次年抵達直沽。這次首航揭開了元代漕糧海運的序幕。元代的海運路線前后有過三次開拓變更,最終自劉家港入海,航期從兩個多月縮短到順風時的十日。經過多年發展,元代的漕運逐步形成了以海運為主、河運為輔的局面。
明代的海運多發生在初期,中期和末期有過短暫試行。洪武年間的海運主要源于戰事的需求,供應北平、遼東的軍餉。至洪武三十年(1397),遼東屯田自給,太祖詔停海運。明成祖即位后,因北平及遼東地區軍儲不足,永樂元年(1403)重開海運,命平江伯陳瑄、都督僉事宣信負責運送糧餉。永樂四年,推行“海陸兼運”,這是南北轉運的主要方式。永樂九年,工部尚書宋禮等人主持疏浚會通河,開始打通南北大運河。永樂十三年,運河全線疏通,改行河運,海運停罷。此后,明代再未施行過大規模的海運。明中期以后,開通膠萊河、恢復南北海運等議案不斷被提出,但屢遭反對。隆慶六年(1572),王宗沐上疏提請海運,自淮安入海,抵達天津衛,試運成功。次年航行遇難,海運停罷。崇禎十三年(1640),為了邊防戰備,沈廷揚又試海運,此時已是明亡前夕。
海運既罷,河運繁榮。清代前期一直實行漕糧河運制度。嘉慶年間(1796—1820),河道淤阻,河漕弊政漸多,漕運困難,河漕和海運之爭不斷,議行海運皆未果。道光四年(1824),因黃河水倒灌洪澤湖,高家堰大堤潰決,河運漕糧無望,京師糧食供應告急。翌年,道光帝令諸臣商議漕糧海運事宜。道光六年,由江蘇巡撫陶澍等人主持,清代的第一次漕糧海運開始,江蘇四府一州漕糧從上海受兌出發,至天津交兌后返回。此次危機應對雖取得了相當的成效,卻未成為常設制度。此后直到道光二十八年,才推行第二次漕糧海運。咸豐年間(1851—1861),太平軍占領南京后,漕運河道中斷,江蘇和浙江兩省改為海運。咸豐五年,黃河改道,運河中斷,海運成為晚清漕糧運輸的主要方式。清末的義和團運動和八國聯軍侵華是漕糧海運的轉折點。光緒二十七年(1901),為了籌措《辛丑條約》巨額賠款,清政府頒布《漕糧改折詔》,命各省河運海運一律改征折色。因無法真正執行,江浙漕糧海運得以延續。然而,兩省大規模截留緩運、火車剝運、招商局包辦等問題,都在表明漕糧海運已步入尾聲。宣統三年(1911),江浙兩省完成最后一次漕糧海運。
海運自元代開始,經明代至清中葉由盛而衰,清晚期又重新復蘇。元明清三代的海運實踐和海運興廢的爭議,產生了不少私撰和官修海運文獻。根據公私目錄著錄,我們選取了十九種重要的現存海運文獻匯編成冊,并按文獻撰成先后排序,部分子目的收錄情況在此做以下簡要說明:
明佚名輯《海運摘鈔》八卷,民國二十五年(1936)羅振玉輯《明季遼事叢刊》石印本。《明季遼事叢刊》卷前有羅振玉序文載:“欲求當時言遼事諸書刊行之,以補史氏缺遺。久乃得吳槎客先生所撰《東江遺事》稿本,嗣又得明活字本《海運紀事》,雖中佚數篇,而餉遼案牘至詳。”國家圖書館藏有明刻本《海運紀事》,已輯入《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出版,影印本字跡時有漫漶不清之處。《海運紀事》不分卷,版心上鎸“登州道”,版心中鎸“海運摘鈔”,卷前、卷末比《海運摘鈔》多出數篇公文。本叢書選印的《海運摘鈔》卷數篇數各有明確標示,石印字體較為清晰,可供參考。
江蘇省和浙江省是清代漕糧海運的主要承擔者,兩省皆有官修海運全案。《江蘇海運全案》前后刊刻兩種:清賀長齡等纂輯《江蘇海運全案》十二卷,清王毓藻輯《重訂江蘇海運全案》原編六卷續編八卷新編六卷。前者是清道光六年(1826)刻本,匯編道光五年至六年第一次海運的官方資料。后者是清光緒刻本,匯編道光二十七年至同治十三年(1847—1874)的官方海運資料。兩書匯集了江蘇省在道光、咸豐、同治間的海運文牘,缺一不可,均予收錄。
《浙江海運全案》前后刊刻兩種:清黃宗漢修、椿壽等纂《浙江海運全案》初編十卷續編四卷,清馬新貽修、蔣益灃等纂《浙江海運全案重編》初編八卷續編四卷新編八卷。前者是清咸豐三至四年(1853—1854)浙江糧道庫刻本,后者是清同治六年(1867)糧儲道庫刻本。《浙江海運全案重編》卷前有馬新貽序文曰:“然而案牘紛繁,懼有散佚,則繼此無所稽考,爰裒為八卷而授之梓,謂之《海運新編》。《初編》《續編》其板已毀,因并刻之,統命曰《浙江海運全案重編》。”因此,兩書的初編和續編有重復部分。除去重復,《浙江海運全案》初編和續編有部分內容未收入《浙江海運全案重編》中,如初編卷九《實運米冊》、卷十《派裝船冊》等。在體例上,《浙江海運全案重編》為各卷公文逐一擬增篇名,刻入目錄中,正文版心則增刻篇名及文案呈奏時間,極大便利了案牘的檢索。為使資料更為完備,兩書均予收錄。
應該說歷代海運事業的發展、海運文化的興起不僅關系到漕糧運輸,而且對古代的航海事業、造船業及經濟發展等都有影響,期望本匯刊的出版能為歷代海運和相關研究提供有益的資料,對各領域的更深入研究有所助益。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 365314333229322422161956899231286926199984478066978712176861444961822182384096914615137399650237632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