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
 
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貴州遵義通過編撰《遵義叢書》—— 把散落的文化遺珠串起來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05 【選擇字體:
 
 

 

圖①:貴州湄潭縣永興鎮,茶農在“萬畝茶海”內采摘春茶。新華社發  

圖②:游客在貴州遵義的文化創意園參觀。這里原是遵義長征十二廠的廢棄廠房,在保留原貌的基礎上經過修復與開發,如今已是文化新地標。羅星漢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圖③:觀眾在貴州遵義博物館參觀。興晗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耗時4年、被譽為貴州遵義《四庫全書》的《遵義叢書》,日前正式出版發行。這部集腋成裘的《遵義叢書》,用210冊的古籍將遵義在中華民族歷史演進中的地位及其對于中華文明的貢獻清晰地呈現給世人。

 

      作為集遵義歷代著述之大成者,《遵義叢書》首次系統、全面而完整地再現遵義民國以前現存傳世古籍文獻原貌,使珍貴古籍化身千百,集其大成,為學術研究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在遵義文化發展史上樹立一座里程碑。

 

“編一套遵義的《四庫全書》”

 

       遵義城一處普通的家屬區里,有一座臨建二層小樓,鐵板樓梯,彩鋼構架,典型的“現代陋室”。《遵義叢書》就在這里出生。出身雖貧寒,但功成名就。

 

       2011年,浙江金華整理編輯了一套《金華叢書》的消息,讓時任遵義市政協副主席的譚劍鋒坐不住了。經過調研、醞釀,他向政協黨組提出編輯一套遵義地方文獻叢書的建議。

 

       文化自信是有的:遵義文化傳統源遠流長,漢三賢,清三儒,洛安江畔的“沙灘文化”沾溉百年,數代人著述極為宏富,為遵義爭得了“貴州文化在黔北,黔北文化在沙灘”的盛譽。但文化自覺,卻要在勠力前行中磨礪。遵義比不了金華,地域發展機遇不同,家底相差懸殊,金華編書委托浙師大具體操刀,而遵義由誰來擔綱?

 

       此念掛在心上。終于,“編一套遵義的《四庫全書》”這念頭在譚劍鋒心里從種子長成了樹。2014年,由市政協牽頭的編委會成立了,恭請遵義文史界資深學者曾祥銑、謝尊修等文史專家出山。市政府經費也批得爽氣,報的1200萬元預算一分錢沒減。出版方不僅是“老牌古籍社”上海古籍出版社,還加上了古籍影印經驗豐富的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遵義叢書》的編撰,注定是一場硬仗。所涉古籍不僅品種繁多,內容浩繁,且藏地不一,加之歷史滄桑,散佚嚴重,前人又未收集編纂過。先是大海撈針般的核查、篩選、確定書目,繼而奔波于藏書館之間拍攝復制古籍,再對選中古籍進行歸類排序,件件樁樁,耗盡編撰者心力。

 

       為了讓《遵義叢書》體現當代的研究成果,編委會面向全國,多方聘請對所選古籍有專攻的學者撰寫提要。4年間,1000多個晝夜,收書452種,其中影印古籍404種,存目48種,規模達210卷的《遵義叢書》從構想成為真實存在。其中的名家名作比比皆是:被譽為“西南巨儒”的鄭珍精于三禮,叢書所收《輪輿私箋》《鳧氏為鐘圖說》《儀禮私箋》《巢經巢經說》等,均為他的經學力作;莫友芝的《唐寫本說文解字木部箋異》,學界認為有勘正前人舛誤、解決千古疑案之功,叢書所收其稿本、謄抄本與刻本,實為初、二、三稿,可見作者不斷修改、精益求精之治學過程,甚為難得;史部不僅收入了府、州、縣各級地方志書,還有晚清外交家黎庶昌的《奉使英倫記》《西洋雜志》《海行錄》,戊戌變法參與者劉慶汾的《日本維新政治匯編》,主張維新變法的黎汝謙與蔡國昭合譯的國內首部《華盛頓傳》等,這些都是遵義先賢走出中土看世界之記錄;子部內,收錄有豐富的名家書法藝術作品、教育學及農學著作、高僧著述;集部收錄有明清數百年間遵義籍作者70余人,詩文著述160余種。

 

       業內普遍贊譽,《遵義叢書》集遵義歷代著述之大成,首次系統、全面而完整地再現遵義民國以前現存傳世古籍文獻原貌,在遵義文化發展史上樹立了一座里程碑。

 

 

讓歷史煥發出新的生機

 

       夜郎的故事,國人盡知。在遵義采訪,這里又添“作繭自縛”與“自投羅網”兩則新故事。

 

       遵義民間有一個遵義市歷史文化研究會,聚集了一批將遵義文史爛熟于胸的人。曾祥銑是這當中公認的“領軍人物”。2006年,研究會醞釀召開“紀念鄭珍誕辰兩百周年暨遵義沙灘文化學術研討會”。邀請發出后,各地學者們紛紛響應。而經費方面,雖經左挪右湊,直到開會的前一天,會議費還有缺口。這難煞了曾祥銑這位七旬老者。

 

       有人說話了,“都退休了,誰叫你們還搞這些事,作繭自縛!”

 

       兜頭一盆涼水,無情卻也說的是實情。

 

       考慮到那么多學者遠道而來,時任遵義市政府秘書長的譚劍鋒心里不踏實。會議開幕頭天深夜12點,親自上門來看會場。

 

       得知3萬元會議費缺口難倒一片愛好遵義文史的好漢,譚劍鋒對同來的市政府副秘書長說:“他們退休了,還在做這等好事,我們為何不為他們服好務?”

 

       政府出面,3萬元的問題解決了,會議開得風風光光。不僅如此,第二天的會議,市委書記也來了,給這些遵義老文史工作者站臺,給遵義的文化傳承站臺。此次,譚劍鋒們做實了被曾祥銑們稱之為“自投羅網”的“傻事”。

 

       “作繭自縛”也好,“自投羅網”也罷,其中的文化自覺正是《遵義叢書》能夠順利問世的重要基礎。

在遵義,為愛好、追求而“作繭自縛”的人,遠不止曾祥銑一人。

 

       謝尊修,原遵義地區方志辦主任。博學多才,治學嚴謹。退休后,仍編著書籍,幫助地方編審、點校稿件,為后學校改書稿,不遺余力地為地方文化作貢獻。承接《遵義叢書》編撰任務時,他已80開外,仍身體力行,精益求精。

 

       遵義匯川區西安路、溫州路和南寧路交會處,有個文化創意園,如同北京的“798”。文化創意園的首倡者不是別人,正是曾任長征電器集團公司董事長的何可仁。20世紀60年代,一支由上海電器公司下屬企業為主體抽調的精兵強將組成的隊伍,根據國家“一、二、三線的戰略布局和建設大三線”的指示,開赴歷史重鎮遵義,他們就是第一代長征人。斗轉星移,時代變遷,隨著三線建設企業的轉型改制,如今的長征公司面臨新的生存選擇。區里為長征集團鳳凰山麓的老廠區找了一個不錯的歸宿,為拿下地產開發權,對方肯出大價錢。可合作沒談攏,何可仁另有想法。這個“長征二代”,割舍不下父輩們留下的物質和精神財富。他和他的同事們要留下這塊地,為長征的后來人留下念想。

長征人自斷送上門來的財路、二次創業的擔當,在遵義市政協的積極倡導推動下,得到了遵義市政府的支持,文化產業園立項,譚劍鋒被任命為指揮長,協調各方工作。長征電器那些曾經具有地標意義的廠房、天際線非但沒有消失,反而浴火重生,成為一片附加了時代新意的建筑。百余家文化創意企業落戶其中,展示著文化、創意、創新的魅力,為遵義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底蘊增色。

已經返回上海安度晚年的老長征人來了,廠區內的三線建設博物館,讓他們淚流滿面,為青春的美好,為激情的壯烈。年輕的創業者來了,他們喜歡這具有歷史滄桑感的空間,歷史與今天的交會,讓他們的靈感迸發。廠區留在那,留住了曾經的崢嶸歲月,留住了曾經的輝煌,讓生活在這里的人得以每天面對依舊有溫度的歷史,從中煥發新的生機。

 

       當一座城市的文化傳統不斷有新鮮血液補充進來,它的生命力一定蓬勃。

 

       同樣,在遵義,為了文化傳承而“自投羅網”的也大有人在。

 

       湄潭縣,正在建設中的貴州茶文化生態博物館已初具規模。完整保留下來的抗戰時期民國中央試驗茶場制茶車間構成了博物館的主體,剩一些斷壁殘墻,矗立一旁,無聲訴說。

 

       從建設拆遷中保護下這里的關鍵人物,叫周開迅,曾任湄潭縣政協副主席。說起這個名字,湄潭人不僅豎起大拇指,還會頂上一句:“周主席是湄潭文化的領軍人物!”

 

       湄潭,在國人中名氣不大。但湄潭因為有了周開迅,今非昔比。“一斤茶葉再好,沒有文化,價值損失了。周開迅組織一幫文化人,研究茶的歷史,把湄潭文化的底蘊附著在茶上推出來了。”

 

       此言不虛。走向歷史深處,湄潭在中國茶文化史上的地位還真是了得。抗戰時期,為避戰亂,民國中央實驗茶場落戶湄潭,在抗戰大后方打開了中國現代茶產業的第一扇大門。此后,茶廠與西遷至這里的浙大聯手,開展科研,開設茶葉技術學校,培養了一大批茶葉生產技術人才,改善了抗戰時期大后方的民生。新中國成立后,這里是政府管理的茶場,貴州省湄潭茶業科學研究所所在地,也是國家八大茶業基地之一,這里的茶葉出口換回大量外匯,支援了國家的建設。改革開放以來,貴州成為全國最大的產茶省,湄潭產量占到全省近十分之一。除了茶產量,湄潭還有別地沒有的遺產,那就是現代茶產業的歷史。“現代茶產業的不同發展階段都在這里留下了足跡。”周開迅告訴記者。

 

       在現代化建設中,湄潭不是也不可能是世外桃源。房地產開發潮洶涌而來,滌蕩著湄潭土地上的歷史遺存,當年茶場與茶科所合署辦公的古色古香的小樓成了廢墟,地處山清水秀中的湄潭制茶廠風雨飄搖……2012年,覬覦多時的地產商終于拿到了制茶廠價值上億元的土地開發權。“拆”字之下,昔日工業廠房即將被高檔別墅取而代之。眼看著制茶廠3號車間已被拆了一半,千鈞一發之際,周開迅立刻向遵義市政協反映,時任市政協主席陳凌華向市委市政府提出建議。于是,新上任的縣委書記親臨拆遷現場,擋住了推土機的車輪。“好險啊,這博物館是生生從房地產開發商的虎口中奪下來的。”

 

       終于,湄潭制茶廠作為歷史文化街區整體保護下來了。那是中國茶業從傳統制茶向現代茶產業轉型的歷史記憶,是中國20世紀茶工業的背影。它們鮮活地存在于今天的現實中,履行著對當下與未來的言說。

 

       湘江河邊,蜿蜒的晨練道旁,有人在樹間掛起自己收集來的遵義歷史圖片,不少市民在此駐足,津津樂道。在遵義博物館,講解員正為一隊外地游客認真講解,幾位遵義本地參觀者湊過來,邊聽邊插話,細微之處,他們比講解員知道得更多……

 

       文化自覺、文化自信在遵義不是口號,而是現實生活中的一道無處不在的尋常風景。

 

為了這部書,“一個字,值”

 

       《遵義叢書》的問世,正是因為有了一批充滿文化自信與自覺的人,他們可親、可愛,更可敬。

為《遵義叢書》編撰,遵義市圖書館古籍部的朱純潔和同伴做了不少服務工作。“干的是為人作嫁衣的工作,但我們很愉快。到我們這來的讀者,沒有功利,我們也是沒有功利的,人家覺得有用,我們的樂趣就在這。”“我們館有古籍644種,7000多冊,拿出來,翻開的是歷史,你會有瞬間穿越的感覺。古籍是邊緣的邊緣,這種被邊緣的感覺,我喜歡。我們和讀者很融洽,別人看不起,沒關系。守著它,我很滿足……”質樸的話語中,飽含熱愛與自信。

 

       談話間,朱純潔拿出一本《老遵義的記憶》。小冊子的作者叫李連昌,是古籍部的常客,是一個得空就去“沙灘”訪古尋碑的主兒。作者在前言中說出編書的初衷:“我是‘40后’,童年時見到的遵義城,是古城歷史風貌最為完整的時期。自從20世紀80年代以來,遵義的城市建設力度前所未有,舊城蹤跡難覓。通過本書為黔北這座中心城市留下些歷史痕跡,使我們的后代不至于對古城的歷史舊貌感到茫然。”發自老人內心的挽歌,動人心魄。

 

       陳凌華,遵義市政協原主席,《遵義叢書》在她任期內啟動。“我是外地人,2000年干部交流,從六盤水調到遵義。遵義是多樣文化的交匯之地,土司文化、沙灘文化、紅色文化、浙大西遷文化、茶產業文化、三線建設文化交融,歷史悠久,文化厚重。編撰《遵義叢書》,就是通過政協組織,把散落在民間的珍珠串起來。”剛來遵義時,為陪外地客人、家鄉親人,陳凌華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遵義會議會址。無論什么時間,只要開放,她在那里總會碰上很多操著遵義口音的人。每每談起來,會址、湘江河是他們的驕傲。老者湊在一起,講起沙灘文化、海龍囤、楊粲墓,流露出的是滿滿的享受之情。“對家鄉文化傳統的自信,對鄉土文化弘揚的自覺,深入到每個遵義人的骨髓中。”陳凌華說這是最令她感動的。

 

       謝愛臨,遵義市政協文史與學習委員會原主任,是遵義市政協征編出版的50余種親歷、親見、親聞類史料和地域類文史書籍的親歷者。主編《仡佬族百年實錄》,她不分白天黑夜地干,再苦再累,心里滿滿的都是快樂。為了獲得第一手的史料,她利用假期,只身去了山高路險的北盤江搞田野調查。“與文史工作相遇,是我的幸運。編《遵義歷史文化知識手冊》的過程,好像整個遵義都裝在心中,踏實,自信,自豪,滿足。”編撰《遵義叢書》,她身兼“CEO”“編輯”“后勤部長”數職,把控進度,協調各方,還不忘在蚊蟲肆虐的夏天,為老編輯們案頭放上一瓶驅蚊液。

 

       2007年譚劍鋒甫一上任,同事們就把掌聲給了他,就為他的表態:“文化文史工作要成系統,要有規劃。我不是一個文化人,但我力求做一個有文化自覺的人。錢,我去籌,全力給大家當好‘后勤部長’。”什么是文化自覺?譚劍鋒有自己的理解,那就是推動文化建設,要站在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高度,要有全局的觀念,始終把文化建設放在其應有的地位給予重視。在他的任上,遵義市政協文史委組織各方,召開了長征文化、沙灘文化、儺文化、土司文化等全國性學術研討會。“譚劍鋒是遵義文化的推動者。”采訪中,不斷有人對譚劍鋒做出這樣的評價。因為,沙灘歷史遺產的保護,湄潭茶業博物館的搶救,三線文化園區的建設,《遵義沙灘文化典籍》、《遵義叢書》項目的實施,都有他的身影,他始終是為參與其中的人打氣鼓勁的靈魂人物。

 

       《遵義叢書》,也是遵義歷屆政府投資最大的一部書。1200萬元,在遵義財政盤子里,不算大,但是用于一個文化項目,卻沒有先例。問及遵義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時任遵義市常務副市長范元平如何看待這一投資的意義,他答道:“一個字,值。文化的魅力是無窮的,如何把文化保存好、傳承下去,使之成為社會發展的文化支撐,是每一屆政府的責任。”

 

       《遵義叢書》已面世,又一項文化工程編撰《遵義叢書·民國文獻》在新一屆政協班子的推動下已經正式啟動。“所需資金,全部由市財政解決,我們這一屆擠一下錢就出來了。為子孫后代留下寶貴財富,值得。”遵義市領導班子這樣說。

 

 

文:莊建 杜羽 呂慎

轉自:《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04日 07版)????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