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
 
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廖生訓:冊府擷英,珍寶琳瑯——《中國古籍珍本叢刊》的策劃與出版
來源:   發布時間:2018-04-19 【選擇字體: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北京圖書館(今國家圖書館)注意到善本閱覽室的讀者在日益增多。據統計,當時單是前來查閱方志的,每年就達兩萬多人之多。人們意識到,隨著經濟和文化的發展,一股新的文化和學術熱潮即將到來,國內外學術界閱讀、研究古籍善本的需求將不斷擴大。這種需求對古籍尤其是善本的保存保護來說,自然是一種威脅。要知道,紙壽千年,珍本古籍的“藏”與“用”從來就是一對矛盾。
    為了解決這一矛盾,促進學術事業的發展,北京圖書館于1988年到1998年十年間,將館藏近五百種珍本古籍系統地選編影印出版,供學術界研究利用。這套叢書所收古籍包括宋金元明清各代的刻本,元明清三代的抄本、稿本,其中近四分之一為北京圖書館獨家收藏的孤本。成書為精裝16開,上下雙欄,全120冊,由書目文獻出版社(今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

    大型叢書的好處,正在于能容納更多的珍善典籍,便于研究者利用。這套叢書甫一面世,就受到了學界和圖書館界的廣泛關注。由于每冊單獨定價,學者可以根據研究需要選購自己用得著的品種;圖書館則多整套購買。這套叢書雖因出版周期過長,整體規模大、定價高,導致曾經有一段滯銷期,但出齊后銷售進度特別快,沒幾年即告售罄。這無疑是一種雙贏的局面:對學者來說,自己需要的珍貴文獻可以手置一冊,隨時翻檢;圖書館則通過善本的復制品,可以更好地保護原始文獻了。不過,限于各種條件,尤其是圖書館界整體的開放性不夠和出版社尚無實力全面鋪展,北圖出版此套書后,其他圖書館并未跟進,出版社當時也仍將主要精力放在北圖館藏資源的開發上。

    2002年,國家圖書館出版社承擔了國家項目——“中華再造善本工程”。這一工程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通過仿真再造形式對善本古籍進行再生性保護的最重要的項目,備受世人矚目。這一項目匯聚了國內數十家重點古籍收藏單位最重要的珍貴典籍,一期完成758種古籍文獻,二期完成583種,線裝計2377函13400冊。無論從規模和形式而言,《中華再造善本》都超出《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很多。

    不過,再造兩期合計不過1300多種,加上計劃運作的第三編,也只有兩千余種。而現存珍本古籍,據《中國古籍善本總目》(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1998年出版)統計,稱得上傳世孤罕的即有四萬五千種之多,可見目前已經影印出版的,極為有限。《中華再造善本》的仿真復制、函套線裝形式也決定了它所能吸納的文獻數量有限,不能將珍善典籍盡數網羅。

    顯然,在“中華再造善本工程”之外,有必要做更進一步的工作,系統、深入挖掘藏書機構的珍本文獻,為學術界和圖書收藏機構提供更豐富、更全面的仿真影印本。如能以《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為樣本,陸續出版各藏書機構的珍貴典籍,則既能為各藏書機構珍本文獻的再生性保護提供可能,同時讓這些文獻有成百上千的替代品,發揮文獻資源應有的學術價值,從而為弘揚傳統文化、實現強國夢奠基。而這一工作,也必然能得到目前正如火如荼的“中華古籍保護計劃”的支持,保護和利用珍貴典籍,正是這一計劃的核心主旨所在。

    這一工作,還具備了另外一個切實可行的客觀條件。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在歷史文獻影印領域經營二十余年后,已經逐漸脫離完全依靠本館的單一模式,與海內外藏書機構陸續展開業務合作,出版了一系列以館藏為基礎的專題叢書,如“著名圖書館藏稀見方志叢刊”等。這些圖書也深受歡迎。實踐證明,以館藏為基礎進行文獻開發,不僅符合學術研究需要和收藏需要,而且操作性更強,對促進文獻批露意義重大。以地方志為例,一次性收集千余種稀見方志是難以想象的,而以館藏為基礎開發,目前已有近三十家重點收藏單位參與,開發稀見方志近兩千種。

    為此,2011年天津圖書館古籍部主任李國慶先生向國圖出版社倡議出版各館珍本叢刊時,與社領導的想法不謀而合,當年即開始計劃并實施《中國古籍珍本叢刊》。出版社向國家古籍保護中心匯報后,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五年后,《中國古籍珍本叢刊》已出版天津圖書館卷、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卷、安慶圖書館卷、澳門大學圖書館卷、西南大學圖書館卷、武漢大學圖書館卷、河南大學圖書館卷等近十種300余冊,涉及珍貴典籍近千種。同時正在編纂哈佛燕京圖書館、浙江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東北師大圖書館等十余家的珍本叢刊。

    需要說明的是,目前有故宮博物院、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等幾家機構也出版了珍本叢刊,雖然沒有得到中華古籍保護計劃的支持,也屬不謀而合,與《中國古籍珍本叢刊》形成合力,共同向學術界、圖書館界提供最重要的古籍文獻。

   經過與全國范圍內圖書館古籍界同仁的多次討論與磋商后,出版社形成了可操作性很強的出版方案。中華民族是以五千年綿延不斷的文明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這一文明薪火相傳最好的見證,莫過于浩如煙海的傳世經典,其豐富、完備程度遠非其他民族可及。古籍文獻主要收藏于全國圖書館系統,據調查,各級公共圖書館、高校圖書館、科研單位共收藏古籍2750萬冊,其中可列入善本的有近250萬冊。按品種和版本估算,則大致有20萬種50萬個版本。除圖書館系統外,公立機構尚有博物館、寺院等藏有大量古籍。此外,散失海外的珍本秘籍也不在少數。毫無疑問,這些珍貴典籍是我們獨有的寶貴而豐富的文化遺產,彌足珍視。

    這些典籍中,最受關注和重視的,無疑是善本或曰珍本古籍。基于中國文化以源點擴散的形式,越是早期文獻,其文獻價值越高;與此同時,因年代久遠,數量既少,保存尤難,其文物價值自然更高。對于善本,因其珍貴,其保存機構一般以保護為第一要務,但這些典籍對于研究傳統學問和學術發展不可或缺,所以在“藏”與“用”的問題上,不免矛盾、困擾。歷史上,對于善本古籍的摹寫、影抄、影刻,是最解決這個矛盾最重要的方法。明清兩朝留存至今的古籍,有大量的影刻、影寫宋元版本,即為例證。西方印刷技術傳入后,石印等手段為善本影印提供了極為便捷的方式,由此,民國時期出現了《百衲本二十四史》《四部叢刊》《叢書集成》等多部足以傳世的大型影印古籍經典叢書。這些叢書將大量歷代深藏內府和藏書樓的珍本秘芨公諸于眾,為學術研究的深入開展提供了豐富的內容,至今造福學界。    

   《中國古籍珍本叢刊》收集的內容及采用的形式,決定了它也能成為傳世經典,為當代和后世提供極其豐富的文獻寶庫。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