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
 
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用優秀文化滋養當代中國人——走向大眾的“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編纂札記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7-12-28 【選擇字體:
 
作者:瞿林東(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教授,“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編委)

編者按: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以下簡稱百部經典)首批十種圖書,日前由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同廣大讀者見面了。這十種圖書分別是:《周易》《尚書》《詩經》《論語》《孟子》《老子》《莊子》《管子》《孫子兵法》和《史記》。“百部經典”全書由袁行霈教授主編,各分冊均由相關領域的學者加以解讀。光明日報約請“百部經典”的編委瞿林東和顧問錢遜兩位教授撰寫文章,引導讀者從不同角度閱讀經典。





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 袁行霈 主編 

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出版
 

       作為“百部經典”的編委,通觀首批十種圖書,我認為有以下幾個突出特點。

       第一,作為一項國家重大文化工程,“百部經典”具有高定位的編纂宗旨。正如本書“編纂緣起”所說:“2017年初,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從國家戰略層面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作作出部署。”“百部經典”正是為貫徹上述兩辦《意見》而實施的一個重大的文化工程,并列入2017年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委托項目。為此,“百部經典”制定了極高標準的編纂宗旨,即:

       編纂“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就是在汲取已有成果基礎上,力求編出一套兼具思想性、學術性和大眾性的讀本,使之成為廣泛認同、傳之久遠的范本。“百部經典”所選圖書上起先秦,下至辛亥革命,包括哲學、文學、歷史、藝術、科技等領域的重要典籍。萃取其精華,加以解讀,旨在搭建傳統典籍與大眾之間的橋梁,激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價值,用優秀文化滋養當代中國人的精神世界,提振當代中國人的文化自信。

       這一編纂宗旨,對本書的學術水準、表現形式、所含學科、時代精神及社會影響等,都有明確的定位和要求。這就是說,編纂者、出版者和廣大讀者,都可以根據這一宗旨來看待“百部經典”。

       第二,“百部經典”擁有一支高水準的顧問隊伍、編纂隊伍、解讀隊伍和出版隊伍,這樣一個密切合作的團隊,由全國各相關專業的學者、專家組成。

       第三,“百部經典”的編纂、研討、出版工作,都是在融洽、嚴謹和極具高度責任感的氛圍中有序地進行,如選擇書目、推舉解讀者、本書緣起的措辭、凡例的制定、樣書的開本、封面的色調等等,都經過多次討論;尤其是書稿的樣章,更是經多次反復討論、斟酌、切磋。作為編委會成員之一,我對此深為感動,同時也自覺地意識到自己所承擔責任的重大。我想,其他編委也會有此同感。

       第四,“百部經典”在內容、體例、版式設計方面,莊重典雅而不失活潑,層次清晰且可讀性強。如,在經典(原書)內容的處理上,視其部帙的不同或精選或全錄;注釋與點評,是解讀者引導讀者閱讀經典并作簡要評論;旁批,是解讀者引用前人精彩之語對經典的贊嘆,或是解讀者自己的點睛之筆。旁批的空白處,是留給讀者閱讀時隨時寫下讀后感或存疑所用。

       至于每一種經典書開篇的導讀,則是解讀者對此書的全面介紹和評價,集中、凝練地反映了學術界的研究所得,其中也包含著解讀者的學術見解。可以認為,“百部經典”的“導讀”部分,大致反映出當代學術界對相關著作的研究水平,是當代學者對中國傳統文化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最新努力。因此,“導讀”是讀者認識經典的重要環節,相信每一位讀者都會從“導讀”中得到有益的啟示。

       以上四個方面的特點,顯示了“百部經典”在類似的撰述中具有一種新的格局、新的面貌,在更大的程度上適應時代的要求和廣大社會公眾對優秀傳統文化學習、理解、提升自己文化素養的愿望。

       這里,我想舉幾個實例,與讀者共享。

       例如,對于《老子》這部經典,解讀者王中江教授在“導讀”的第七部分起始,有這樣一段表述:

       中國古代智慧的展開,是由經典引導的。無數的注釋家,不斷通過注釋經典,來提出自己有創見的思想。《老子》這部書,只有五千余言,由于它的高度和深度,使其影響源遠流長。通過這部書,老子開創了道家。這部書,成為后來道家哲學不斷發展的源頭活水。在中國經典注釋的歷史中,老子《道德經》是被注解最多的經典之一。人們可以寫出一部很大的老子學說史,也可以提出一個老學解釋學。東西方文化交流之后,老子《道德經》又成為彼此交流的一個重要橋梁。世界上關于老子的研究者和愛好者,將《道德經》翻譯成了不同的語言,其版本不計其數,圍繞老子展開的探討層出不窮。人們可以寫出一部《道德經》翻譯史,也可以寫出一部老子思想的世界傳播史。

       我想,這段文字,足以使一般讀者為《老子》一書而動容,當然也會引起研究者的共鳴。

       又如,《管子·形勢解》中有這樣一段話:

       人主務學術數,務行正理,則化變日進,至于大功,而愚人不知也。亂主淫佚邪枉,日為無道,至于滅亡,而不自知也。故曰:“其道既得,莫知其為之。其功既成,莫知其釋之。藏之無形,天之道也。”

       解讀者孫中原教授的旁批寫道:“客觀規律無形象,把握規律靠抽象。”這兩句話,既與原書內容相關,同時也使讀者對“規律”有一種明確而簡要的理解,很耐人尋味。

       再如,《莊子·山木》中有兩句話是“人能虛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解讀者陳鼓應教授作了這樣的旁批:“‘虛己’就是消除一己貪圖名位之念,名位正如同狐豹的紋皮,是招禍的根源,生命應另辟精神出口,免于禍患。”這一旁批,平實地解說原書中的這兩句話,而又具有警世的含義,讀來令人深思。

       諸多類似之處,不一一列舉。相信閱讀過“百部經典”中的某種或某幾種經典的讀者,都或多或少會從中獲得啟示和教益。

       “百部經典”走向大眾,大眾一定會歡迎它的到來。
 

轉自《光明日報》( 2017年12月07日 16版)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长沙开心假期旅行社